返回首頁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CURRENT AFFAIRS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 / 正文
與改革開放蛻變成熟中的央行事業共奮進

  1978年我國啟動了改革開放的壯舉,涉及世界人口約1/4的中國人民迎來了全新的發展階段,也成為了改變世界格局的一個杠桿支點。

  1983年夏末秋初,國務院發布的《中國人民銀行專門行使中央銀行職能的決定》一文,為中國的央行奠定了基石。作為1984年首批通過分配進入人民銀行系統工作的大學生,我有幸在20歲的青春年華入職央行,并伴隨和見證了中國央行、貨幣與金融改革氣勢磅礴的進程。在此,謹以這些年參與過的事、經歷過的時,做一次“憶”海拾貝,以親歷親為之事佐證走過的40年央行改革之路。

  懵懂中走向成熟的開放之路

  中國人民銀行成立的時間雖然早于新中國,但一直是以“財政金融大一統”的概念的存在。在計劃經濟年代,既沒有對外開放的概念,也沒有商業金融的概念,直到1983年9月。1984年入職的我,首個崗位是浙江省分行的一名外事翻譯。作為文學士畢業的我對于貨幣銀行學是一張白紙。幸運的是,當時的人民銀行對于現代央行業務領域也如一張白紙。

  記得當時美聯儲(Fed)沃克爾主席、德國聯邦銀行(Bundesbank)施萊辛格行長等來訪杭州時,時任浙江省分行陳國強行長與對方交流討論最多的是存款準備金這一政策工具。來自革命戰爭年代的她就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擔起了我國改革開放后的第一任省分行行長。當時的感覺真的是,每天有許多新的知識挑戰,每天又有許多待開拓的新領域。正是在這樣的一種邊開放邊學習邊成長的過程中,中國人民銀行逐漸走向成熟,中國的貨幣金融也在開放中走向了成熟。發展到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包括存款準備金、再貼現窗口、公開市場操作等經典的貨幣政策工具,也擁有了包括SLF、MLF等可定向調控的創新型貨幣政策工具,更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下開始了嵌入式宏觀審慎逆周期調節參數或風險轉換因子等的工具的實踐性探索。

  生澀中走向蛻變的改革之路

  我的第二個崗位是外匯管理。可以說我個人職業生涯的成長和轉型均烙印上了外匯管理。1983年,當時的國家外匯管理總局從原外貿外匯專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分立出來歸入人民銀行。外匯局浙江省分局的貿易外匯管理崗是我入職人行后的第二個崗位,在隨后的20余年的職業生涯中我一直在外匯管理領域的各個崗位任職。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爭搶外匯額度賬本”和“運動式外匯大檢查”。

  “爭搶外匯額度賬本”與改革開放初期的“外匯分成制度”有關。當時的中國外匯短缺,根據當時的《外匯管理暫行條例》,一切外匯歸國家所有并統一分配。為了鼓勵出口創匯,企業出口收到的外匯一律結匯賣給國家,但可以享受一定比例的外匯額度留成;各省(市)區縣都可以從當地企業出口創匯規模中獲得一定比例的外匯額度分成,統一由當地計委和外匯管理局分配使用,賬冊則由當地外匯管理局負責記載和管理。企業進口用匯需要拿到計委的額度調撥單,到外匯局辦理用匯核準手續(從賬冊上扣減額度余額)后,向中國銀行(后來擴展到其他外匯指定銀行)以人民幣購買現匯后對外支付。“爭搶外匯額度賬本”就發生在外匯管理職能從中國銀行分立之時。現在想來當是,中國銀行原先就與外匯管理局合署辦公一起履職,外匯管理職能分立歸入央行后,柜臺工作人員的意氣用事之舉。但也足以折射出中國人民銀行行使央行職能在當時遇到的困難和困惑了。當然,以“外匯額度”代表的涉外經濟計劃管理模式,后來在“外匯額度有償調劑”以及成立全國統一大市場——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改革進程中退出了歷史舞臺。

  “運動式外匯大檢查”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改革開放初期,涉外經濟發展不穩定,國家外匯管理總局時常發起一場外匯大檢查以遏阻外匯領域的非法經營活動。那時,幾乎每年都會有一場“外匯大檢查”。隨著“運動式外匯大檢查”的持續,對違反外匯管理的行為的定義和定性也逐漸明確并寫入了相應的法規中。記得當時的《外匯管理暫行條例》對“套匯”這一行為的定義似乎是這么寫的,“套匯就是以人民幣支付了應以外匯支付的款項或是應收取外匯的收取了人民幣”。這也成為了我后來有幸參與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的一項頓悟。

  22年的外匯管理職業生涯使我有機會沿著國際收支平衡表的順序欄目做了個全套。從經常賬戶的貨物貿易外匯管理、服務貿易外匯管理(以旅游外匯為代表)、經常轉移外匯管理(以捐贈和僑匯為代表)、外匯檢查、直接投資外匯管理(記得初期還有外匯自求平衡的要求)、外債統計監測管理、外匯移存與外幣清算、金融機構外匯管理、外匯儲備投資與風險管理(有幸接觸到了國際金融市場投資組合管理),直到最后的誤差與遺漏(即國際收支統計監測)。這22年中變的是涉外經濟規模不斷擴大,國家外匯儲備不斷增多,外匯管理隊伍不斷壯大,外匯管理職能不斷細化,外匯管理手段不斷強化;不變的是外匯管理團隊守護外匯的理念和信念。22年外匯管理帶來的積淀足以催化新的思想和行動。

  探索中走向國際舞臺的人民幣

  21世紀之初,中國入“世”成就了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上的分工定位和外向型經濟的蓬勃發展。國際收支迎來了外匯大量流入不斷推升匯率和儲備迭創新高的局面。每天沉浸在順差順收、順差逆收、逆差順收、逆差逆收的分析討論中,總感覺在外匯的框架下走不出國際收支平衡的新路徑了。這才想起,得看看人家是怎么平衡國際收支的。這才發現貨幣的作用。是啊,國際收支雖然記錄的是一個經濟體對其他經濟體的經濟往來,但這些經濟往來大多是以貨幣資金的流動來發生的。以外幣發生和以本幣發生的結果可是大不相同的。赫然間,角度的轉變帶來全新的視野。或許,這么多年來外匯主導我國國際收支的格局應當改一改了。

  “再見,外匯!”“你好,人民幣!”

  2009年7月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在上海首發,人民幣正式亮相國際貨幣舞臺。猶記得,當時我們去涉外企業告訴老總、經理、業務員可以用人民幣結算跨境貿易時,他們驚訝的眼神和難以置信的表情!猶記得,我們與海關和稅務局的同志們討論以人民幣報關進出口,以人民幣收款辦理出口退稅時的震驚反應!當然,也有出乎我們意料的。沒想到外資企業率先成為人民幣跨境結算的擁躉!沒想到跨國公司地區總部選擇了只用人民幣!沒想到人民幣國際化在國際市場很受歡迎!好吧,實體經濟的使用才是我們的真正目的,立足本幣的金融開放才是更安全的開放。“用我們的雙手托起人民幣的明天!”成為了央行跨境人對“中國夢”的承諾。難忘時任蘇寧老行長親自出面多次協調海關、稅務接受人民幣不納入外匯核銷!難忘時任李波司長多次帶隊深入基層調研政策設計方案!難忘人行跨境團隊日日夜夜加班加點研制業務開發需求、指導全國測試系統。

  2013年秋,上海迎來了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重任。加快金融制度創新,增強金融服務功能,支持實體經濟轉型升級、服務中國經濟走向全球化等成為自貿試驗區金融改革開放創新的主要任務和目標。人民幣國際化與資本項目可兌換雙輪驅動的自貿試驗區跨境金融服務概念正式形成并進入實踐。作為一項“三定”中沒有但需要大量投入的創新型工作,“敢于擔當!”“一張藍圖繪到底!”我們跨境團隊沒有退縮,也沒有抱怨,更沒有推卸!無論是工作多年的老同志,還是剛入職的新行員,跨境人抱著“人要有夢想,萬一實現了呢”的精神,積極開拓創新,為實體經濟的跨境金融服務提出了“單一賬戶兼容本外幣服務”的自由貿易賬戶框架,為金融開放搭建了“分賬核算隔離風險”的涉外風險防護“電子圍網”。在此框架下,實現了人民幣資本賬戶的開放和資本項目的可兌換;在此框架下,實體經濟獲得了利用境內外兩個市場、本外幣兩種資源自主決策自主融資的權力和空間;在此框架下,區內金融及要素市場實現了風險可控的國際市場對接。

  經歷了數十年實踐和理性思考的洗禮,《人民幣國際化:理論思考及實踐探索》終于成稿;凝聚團隊無數心血的《跨境資金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上海自貿試驗區金融改革開放創新的實踐》業已出版。2016年喜訊傳來,人民幣成功加入SDR貨幣籃!雖然人民幣走向國際才不到10年時間,雖然入籃時間早于預期,但中國貨幣終于跟隨祖國改革開放的步伐走向了國際貨幣舞臺的中央;雖然面對金融開放我們還略顯生澀,雖然在國際金融危機面前我們還缺乏經驗,但我們有強大的國家為背景,有偉大的黨為核心,成長中的中國央行、成長中的中國貨幣不容小覷和忽視!作為伴隨央行走過全程的我,與有榮焉!

  文之結束,忽然想起從小就熟知的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一個人的生命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憶往事的時候,他不致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致因碌碌無為而羞愧。”再過若干年,我也將退休,但我為自己所生的時代自豪!中國貨幣金融改革,或許無法求得人人認同和贊成,但求無愧于人民和國家!

責任編輯:趙乘鋒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 新浪北单比分直播 2o18东京热再现 新手炒股指南 幸运飞艇 南宁按摩推拿会所 真人一级a做爰动作片 000001上证指数东方财富网 大唐麻将斗地主代理 一本道漫画 足彩比分足球单场竞猜 重庆时时彩 山东群英会 生肖时时彩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免 辽宁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东莞按摩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