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CURRENT AFFAIRS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 / 正文
關 懷

  1987年5月1日,中國《金融時報》在這個光榮的日子里誕生了!這是我國金融經濟界的一件大事,也是整個新聞界的一樁喜事。此時,全黨工作重點已經轉到現代化經濟建設上,改革開放序幕全面拉開,這張報紙正是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應運而生。

  《金融時報》是在黨和國家領導人直接關懷下創辦起來的。1986年12月19日,我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聽取幾位中央負責同志匯報經濟情況和改革設想。談話中,鄧小平重點談到“企業改革和金融改革”問題,并特別強調了“金融改革的步子要邁大一些”。時任國務委員兼央行行長陳慕華,參加了這次與小平同志面對面的重要談話。

  金融要改革,輿論須先行。陳慕華談到,金融在現代經濟中地位和作用相當重要,金融界正在積極籌辦一張中國特色的財經類報紙,應把它作為黨和國家在金融領域的一塊輿論陣地。小平同志當即表示非常贊成,并欣然命筆,在宣紙上寫下了“金融時報”四個大字。后來,這幅剛勁有力、風韻流暢的題字,成為每天與國內外廣大讀者見面的《金融時報》套紅報頭。

  鄧小平很關心這張報紙。1994年3月4日,小平同志的女兒鄧榕在日本東京舉辦《我的父親鄧小平》日文版一書的首發式,本報駐東京記者張旺棟應邀出席,并安排與鄧榕鄰座。鄧榕高興地告訴記者:“《金融時報》我很熟悉,我父親每天必看的報紙中,就有你們辦的時報。”由此表明,中央領導對金融經濟事業極為關注,對金融新聞宣傳工作高度重視,對《金融時報》成長寄于殷切期望。

  使命光榮,重任在肩。金融時報人沐浴在親切關懷之中,深感責任重大,既然定位這張報紙是黨和國家在金融領域的輿論陣地,那就要“高標準,嚴要求”。要辦好這張報紙,就應該力求做到:在金融改革開放大潮中,中央領導沒有想到的問題,應該事前想到提出來;領導同志還沒有想成熟的問題,應該助力建言獻策;中央已經決策了的大政方針、政策措施,應該千方百計地解讀好。

  說到《金融時報》創業之初,就會很自然地想到當年的那些人、那些事。這里最值得一說的是,先后兼任央行行長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陳慕華、李貴鮮、朱镕基同志,對時報的正確領導和堅定支持。我在時任總編輯這個崗位上,深刻體驗到這三位領導對報紙始終不渝、點點滴滴的關懷。

  陳慕華與我們談到創辦《金融時報》初衷時,很有感慨地說,1985年3月她奉命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當時面臨著通貨膨脹的很大壓力。上班才10天,便被人大代表叫去詢問“為什么發這么多票子?”當時她就強烈地感到金融工作是多么的重要!迫切需要一張報紙把中央的政策精神傳達出去,把底下的情況反映出來。正是慕華同志的積極倡導和果斷決策,《金融時報》勇立改革開放潮頭,隆重出版面世。

  新辦一張報紙,興建一家報社,首先要解決兩大關鍵問題:一是辦報編輯方針,一是建社物質基礎。慕華同志及時提出“立足金融,面向經濟;通過金融,反映經濟”的十六字辦報方針,頓時讓大家心頭一亮,感到方向明了,編輯工作有了遵循的基本原則,堅定了辦好報紙的決心和信心。同時,慕華同志還為報社決策了股份制經營體制,由中國人民銀行領頭,與工、農、中、建、交及人保、中信等八大最有實力的金融機構出資聯辦,為報紙生存、成長、壯大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更難能可貴的是,陳慕華調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之后,對時報仍懷濃烈的牽掛之情。在報紙創刊10周年座談會上,她即席發表熱情洋溢的講話,囑托各大金融機構和新聞界有關領導,要“像愛護自己的孩子那樣愛護《金融時報》,扶持她茁壯成長”。報紙15周歲時,慕華同志題詞祝賀:“開拓創新,與時俱進,進一步辦好金融時報”;同時,還親自趕來參加慶典,她形象地比喻說,“經過15年的發展,《金融時報》已由一個嬰兒成長為一個英俊少年。”喜悅心情溢于言表,關愛之語令人感動。

  “各大金融機構,要集中力量辦好《金融時報》。”這是1988年4月,國務委員李貴鮮兼任央行行長時明確提出的要求。由于各大金融機構的傾力支持,這份報紙由當時周3刊,快速發展到1993年周7刊,在中央部委主辦的50多家報紙中,第一個辦成天天出版的日報。1994年增辦“每日證券”版,擴大到每天出3大張12個版。無論是宣傳報道、廣告發行,還是經營管理、員工福利待遇等,當時在同級報紙中都是名列前茅。

  李貴鮮對報紙的關懷,用“無微不至”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他從諸多方面,為辦好《金融時報》創造有利條件。比如,安排報社負責人出席人民銀行總行及各大金融機構總部的重要會議,為報紙掌握金融方針政策、堅持正確輿論導向提供可靠依據。金融系統組織的重大活動,通知報社主要負責同志參加,為報社事業營造良好的發展氛圍。1992年4月,貴鮮同志率領金融系統領導考察長江三峽工程,我應邀同行。考察過程中,我就三峽工程建設問題采訪了貴鮮同志。隨之,時任工、農、中、建、交等金融機構的“一把手”——張肖、馬永偉、王德珩、周道炯、戴相龍等都很樂意地接受了《金融時報》的采訪。

  要辦一張高質量的報紙,關鍵在于這支新聞隊伍建設。貴鮮同志要求我們,要建立一支政治素質較好、有理想、有事業心、有戰斗力的隊伍,尤其要“結合行業特點,深入開展職業道德和職業紀律的教育”。他對地方記者站建設也十分關心,還重視對各級金融機構通訊員的培養。金融時報黃山新聞講習所舉辦首期培訓班,他題詞祝賀:“搞好金融經濟宣傳,為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服務。”

  1993年6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朱镕基兼任央行行長。他一上任就找《金融時報》看,對當時報紙報道的《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正常嗎?》這篇文章大加贊揚,認為這對調控外匯黑市買賣起到了積極作用,在國際上也產生了相當反響。如此正面肯定,對報社編輯、記者是個很大的激勵。1994年1月29日,镕基同志在中南海與全國性金融報刊負責同志座談,會議安排我坐在他的對面,代表金融時報作了第一個發言。

  “金融宣傳工作不僅僅是宣傳金融。一份金融報紙,一本金融雜志,不能只談金融,還要談經濟和建設。”镕基同志在座談會上講的這番話,更開闊了我們的辦報思路。當時,金融系統高層有人認為“金融就是銀行”,對《金融時報》為什么報道證券不能理解。根據镕基同志的講話精神,我們不僅報道銀行、證券、保險、信托等“大金融”,而且擴大了經濟建設方面的報道。同時,镕基同志對辦好金融報刊還提出了“準確性、嚴肅性、通俗性”的具體要求,讓我們受益匪淺。

  镕基同志離開央行擔任國務院總理后,仍關注我們這張報紙。2001年3月,中央金融工委宣傳部副部長李戰生轉告我們說,朱镕基總理在中南海一次會議上,說你們的報紙辦得挺好,要求國務院相關部門和司局要訂閱《金融時報》,注意閱讀這張報紙。這對我們是一個極大的鼓舞!

  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辦報理念,指引著《金融時報》健康茁壯成長。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在國務會議上,多次談到我們的報紙,認為“《金融時報》辦得不錯,嚴肅、準確、比較穩”。作為大國總理,在日理萬機中能關注這張報紙,并且還有如此令人歡欣鼓舞的評價,這讓我們感到為金融時報事業拼搏奮斗,非常值得。

  關懷是一種大愛。在勇往直前的改革開放道路上,關懷更顯得如此神圣而富有力量。金融時報人以辦好中國《金融時報》為己任,堅持守正創新,傳播主流價值,不斷提升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在黨和國家關懷的溫暖懷抱中,奮斗并幸福著!

責任編輯:趙乘鋒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 球探体育比分4版本 体球即时比分网手机版 奥迅足球比分网 推荐漂亮的av女优 十二选五开奖结果辽 现场足球即时比分66 马戏团 千田里子番号 赖子武汉麻将4.2 股票的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合肥按摩推拿 2012东京热大乱叫交n0809 Playboy黄金 2013最新黄色片 河北十一选五任选基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