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CURRENT AFFAIRS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 / 正文
三代央行緣 三代奮斗史

  不知從啥時候起,人們給社會上一些特定的群體貼上了各類“二代”的標簽,但多是包含了一些貶損的味道。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和人民銀行成立70周年這個特殊日子里,我為自己貼上“央三代”的標簽,欲用自己家庭的特殊經歷,為上輩、上上輩的奮斗證明、為央行的巨變發聲。

  外公:背包銀行的親歷者

  兒時的我,是一個愛“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皮”孩子,一次我問外公是如何成為金融人的?外公告訴我說,因為在解放前他是賬房學徒,識字、會算數,還打得一手好算盤,所以,有幸成為了新中國第一批金融人。50年代初,百廢待興,那時銀行的工作主要是發放和結轉一些財政款項,沒有群眾來存款,也沒有什么貸款要發放,業務量小,是“門庭冷落”的“清水衙門”。到了60年代,進入到了人民銀行“大一統”時代,外公成為了一名央行員工,“工作也開始‘多’起來了”,外公說,那時的銀行,必須每天背著一背包的錢和賬本,拿著能自衛的拐杖,翻山越嶺,徒步到田間地頭,為自己劃片內幾個公社的群眾提供服務,那就是人們口中的“背包銀行’,背負起了一方百姓填飽肚子、發展集體經濟的美好愿望。70年代末,農業銀行從人民銀行分家,外公被分去了農業銀行,那時,集體經濟開始發展,部分百姓也有了點余錢,知道存款,他就開始用布袋背著錢、算盤和賬本,上山下鄉,收存款、放貸款、做結算……

  2016年,94歲的外公離世,平靜安詳,他曾驕傲地說,“我能活到今天,親歷中國銀行業的發展,看到中國的強大,感受百姓日子的變好,這輩子值了!”

  母親:央行巨變的見證者

  1979年,改革開放后的第一個年頭,媽媽開始了她30余年的央行生涯。在她工作的第一個十年,經歷了人民銀行與專業銀行分家,全面剝離銀行業務,人民銀行縣支行被撤銷分流,再到80年代恢復重建,專門行使基層央行職權。這是計劃經濟體制下,金融業變遷適應新環境特殊十年的縮影。

  在媽媽工作的第二個十年,她所管理的支行發行庫,從恢復成立時的40平米擴大到500多平米,庫內發行基金實現從萬到億的增長,庫務管理從“憑良心管庫”到“按制度管庫”,發行業務成為縣支行主要的金融服務業務,過去人民銀行的“三鐵”就是這個時期形成的。后來,隨著國家基礎設施建設高歌猛進,轄區道路四通八達,縣到市的距離從3小時縮短到半小時,媽媽經手的發行庫業務上收,支行的發行庫宣布撤銷。

  時間進入媽媽工作的第三個十年,她說,這是她最“惶恐”的十年。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越開越大,時代發展與進步愈來愈快,知識與信息更新日新月異,年逾不惑的媽媽不得不進入了“瘋狂補課”的模式。從計算機夜校到成人大學,從苦練五筆打字到徹夜鉆研業務系統,計算機代替了算盤,電子系統淘汰了手工記賬、紙質票證、分成上解,舊的系統又不斷更新換代,曾經熱鬧非凡的票交所最后也免不了被撤銷的命運,成為昨天的記憶。媽媽打趣地說,她這輩子就是一個“敗家子”,“搞垮了”發行庫,“弄沒了”票交所。

  在我眼中,媽媽的“敗家”是值得可喜可賀的,因為這樣一種“垮”與“沒”其實是時代發展與時代選擇的結果,是知識更迭與科技進步的結果,是開放融通與變革創新的結果。

  我:央行發展的接力者

  2009年,80后的我也成為了一名央行人,從基礎的會計核算中心,到信貸管理科、辦公室,再到宣傳群工部。崗位不同,職責迥異,自己在每一個崗位上,都全心盡力,奮發向上,不敢懈怠,希望成為外公和母親的合格接力者,力爭成為一名稱職的央行員工,努力成為一顆品質過硬的共和國螺絲釘。記得兩年前的盛夏,為在一次跨省區大型會議上更好地宣傳廣安、展示中支亮點工作與履職成效,黨委交給了我在一周時間內完成一部時長為15分鐘的宣傳片的任務,要知道,過去完成這樣的任務需要至少一個月時間。39度的高溫,三伏天的烈日,讓這座城市的花草樹木全部低頭耷腦,卻沒能“烤化”我們完成任務的決心和信心。特別記憶深刻的是,我和其他兩位同事過了四天“鐵人”的日子,清晨要把撰寫好的臺本及時呈送領導審改,白天帶著記者穿行大街小巷拍錄采訪,晚上與編輯人員一起在電視臺編制片子,三夜無眠,提前制作完宣傳片初樣,最終,宣傳片得以按時播放并廣獲贊譽。我想,這種“敬業”精神,大概就是外公和母親言傳身教作為稱職央行員工的“寶典”吧!

  今年夏天,我又做了一個“任性”的決定,報名成為一名援藏志愿者。身板瘦弱、初為人母……做出這樣的決定既需要勇氣、更需要解決好那擋在前面的一個又一個難題。但組織的號召、央行的需要、個人品格的錘煉、對孩子的言傳身教,簡單的四個推動力,讓我毅然決然地提交了申請書。我想,這骨子里深埋的“奉獻”二字便是外公和母親身傳予我的,成為品質過硬螺絲釘的“秘籍”吧!

  “敬業”“奉獻”,在一代又一代央行人間面傳身授,推動著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風生水起逐浪高。當年,外公無法想象萬億資金竟能眨眼入賬,更無法想象9.6億中國老百姓的信用信息會被系統一一記錄在列;媽媽則一直夢想發行庫成堆的回籠券能夠自動清分,夢想稅款入庫的程序能簡單一點、效率能更高一些。今天,大小額支付系統的發展、征信系統的建立完善、鈔票處理的現代化、財稅庫銀橫向聯網的推廣……讓前兩代央行人畢生的夢想變成了現實,前兩代央行人想象不到的變化得以發生。如今的央行,在國際舞臺上已不再是聽眾,漸漸從規則聽從者變成了規則制定者,人民銀行在改革開放后這40年走過了其他國家央行百余年走過的道路。

  但這條道路還遠未到盡頭,改革開放仍在繼續深入,央行也在不斷發展變革,自己也還有至少兩個十年與之共同成長。這里每天都發生著進步變化,每天都有“背包”“算盤”一樣的重要物件成為回憶,每天都演繹著不同的故事。外公、媽媽、我、你、你們、他、他們、大家,都是故事的作者和角色,都是歷史的鋪路工,都是央行逐夢的奮斗者!

責任編輯:趙乘鋒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 最快的篮球即时比分 日本av女优电影快皤 河北时时彩 济南红灯区哪里最多的地方 做股票配资公司需要什么资质 麻将客户端 国产亚洲Av在线 足彩胜负彩 99814皇冠比分二一 期货配资·杨方配资平台 竞彩足球推荐比分论坛 002039股票 台酒店小姐遭泼粪 总进球 广州按摩那里好 澳洲幸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