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CURRENT AFFAIRS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 / 正文
小確幸——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

  暑氣消散,夜風微涼。小且精致的古城公園里,匯集著前來消暑、休閑的人們。“蒼茫的天涯是我愛,連綿的青山腳下踩……”樹蔭下一隊阿姨踏著節奏跳起活力的舞蹈;“總想對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邁……”回廊里一個合唱團合著伴奏唱著幸福的歌聲;“帥帥,你慢點滑,小心摔倒,小心撞到別人……”小路上一位奶奶追趕踩著滑板車的孫子,發出快樂的呼喚。

  我坐在樹蔭下的石凳上,聽著舞聲、歌聲、呼喊聲交織而成的這支生活交響曲,不由得想:這聽似乎紛亂、嘈雜的聲音背后,蘊含的是生活的安定和寧靜,是我們心里深藏的那些小確幸。

  親情

  記得小時候,家里有一部廢棄的黑色老式撥號電話機,母親常常把這部電話當作玩具和我做游戲:“來,咱們一起跟西安的姥姥打電話了。你說,姥姥你好!”80年代中期,普通老百姓家哪里能擁有一部私人電話呢?如今想起來,母親帶我做給姥姥打的電話游戲,寄托的是她對母親的一份牽掛,能裝一部電話和母親聊幾句,或許是她當時最大的夢想。

  隨著改革開放帶來西部的發展,家里的生活條件也在不斷改善。1995年左右,我家也裝上了家庭電話。那時候,母親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回過老家了,有了電話她終于可以聽到她媽媽的聲音了。記得通話那天,母親撥打的是姥姥家鄰居的電話,熱心的鄰居再跑去叫來姥姥,這來回路程近二十分鐘的時間里,母親始終緊緊地攥著電話,心里除了等待的焦急,多少還有些心疼昂貴的話費。終于,那邊的電話拿起來了,聽到是姥姥的聲音,母親頓了一頓,才緩緩地叫了一聲:“媽!”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刻,她的聲音是哽咽的,淚水就在她的眼里打著轉,這一聲媽,宣泄了她十多年揪著的牽掛。

  往后的日子,先是姥姥家裝了電話,再不用去煩擾鄰居。隨后大家又都有了手機,各種資費也在不斷的降低,母親和姥姥的通話更加方便、頻繁了。她們話題也由話不盡的思念,逐漸變成了說不完的家長里短。在電話里,母親知道老家再也不需要我們換下的舊衣服,姥姥知道偏遠的西部小城里也能方便的買到新鮮的苞谷榛子;母親告訴姥姥住的公房花錢買下來了,姥姥告訴母親老家馬上要蓋小二層了;母親說今年過年坐飛機去看你,姥姥說家里又蓋了幾層樓,你們來了都住得下……

  2013年的一天,母親打來電話說家里裝了寬帶,讓我教她用一下微信。我問她:“你原來不是嫌裝寬帶費錢也用不上幾次嗎?” 母親說:“現在國家政策好,社保的退休金每年還給漲一點兒,而且這一年寬帶費也沒有多少錢,我就裝上了。就是想方便和你姥姥視頻,我們相互看到大家都好著呢,也就不牽掛了!”

  知你安好,便無牽掛。這一份可以隨時享受,不受時空羈絆的親情,不正是我們生命倫常中的小確幸嗎?

  奮斗

  2012年,已經散若滿天星的大學同學們,通過時興的“微信”重新聚了起來。在熱火朝天的聊天和各種“八卦”過后,突然有人想起2013年就是畢業十周年的日子,于是大家又張羅著畢業十年聚會的事,往事也隨之浮現。

  2003年我們大學畢業。這一屆畢業生,是首次高考擴招生畢業,深入推進取消大學生畢業分配政策的第一屆畢業生。兩項政策效果疊加,2003年被認為是當時大學生就業形勢最為嚴峻的一年。記得有一天大家在宿舍里午休,文峰的手機響了起來,隨后他又把手機交給大軍:“快,找你的,工作的事”,大軍立刻從床上彈起來接過電話,小心翼翼的應答著。掛了電話后,大軍像個孩子一樣興奮的向大家宣布:“哈哈哈,我找到工作了,我找到工作了,我要去成都了!”

  他是宿舍第一個找到工作的人,我們約好晚上為他慶祝。飯桌上大家談及對未來的打算,文峰說:“我打算先去深圳,在做外貿的公司里學習兩年,最后我還是要回到家鄉延邊,我這個朝鮮族漢子忘不了家鄉的味道。”漢生嘆了口氣說:“哎,我是不打算回拉薩了,父母退休后還是要回到內地,我弟弟也快畢業了,我自己回拉薩去也沒什么意思。”江濤放下手里的筷子說:“這擴招、取消分配都擠到一塊兒,還是先找到工作最重要,至于去哪我倒是都行。”我接過他的話:“取消分配沒什不好,起碼去哪里,干什么,咱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為自己奮斗嘛!”“我也是這樣想”大軍說:“‘擴招’給了我們更多接受教育的機會,學習知識又讓我們有了更多選擇的自由和奮斗的自信。都加油吧,讓我們就這自由的奮斗,干杯!”

  畢業十周年紀念的聚會如期舉行。老同學相聚在了一起,一點沒有多年不見的客套和生分,談敘間,我能由衷的感受到每個人十年奮斗的收獲。第一個找到工作的大軍早幾年就已經是所在公司西南大區的總裁,身材也富態了很多;江濤做過銷售,代理過產品,正在籌劃開一家自己的公司;文峰回到老家延邊,做著一份安穩的工作,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漢生在南昌安了家,每年要和在深圳的弟弟去到在漢中的父母那里短暫相聚,他說,嗨,總比去趟拉薩容易吧……席間,大軍舉起酒杯略帶自豪的說:“十年過去了,雖然大家境遇不同,收獲不同,但都靠自己踏踏實實的奮斗,活成了自己開始想要活成的樣子。有奮斗,就有收獲!讓我們為了未來的奮斗干杯吧!”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這一份不用懷疑的,奮斗中獲得感,不正是我們人生征途里的小確幸嗎?

  心安

  2005年我剛到北京工作,一切都是新的挑戰。由于疏于對自己健康的關注,期間生病住進了醫院。身處異鄉,獨自住院,6人間的病房里也多是上年紀的叔叔、爺爺,我的心情難免有些沮喪,也很少跟其他人交流。有一天,我躺在病床上,收到父親打來的電話,我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把住院的情況告訴他,猶豫中就沒有接。等父親打來第三個電話時,我知道他應該著急了,趕緊接了電話,簡單的問答了幾句,只是說一切都好。

  掛了電話后,對床的一個大叔對我說:“小伙子,外地來的吧,到北京不容易,生病了也不敢告訴父母。”我說:“嗨,也沒什么,只是不想讓他們擔心。”大叔接著說:“你住院錢花了多少錢啊?”“哎,我還不知道花多少,交了5000元的押金,我現在一個月工資2000多元,除了租房、吃飯,攢下的那點兒錢啊這下全看病了。”我突然想起大叔明天就出院了,趕緊問他:“您花了多少錢啊?”大叔回答說:“不到8000元吧,不過自己也花不了多少,我們農村現在有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能給報銷不少,我根本不擔心這個。你在北京上班應該是有上醫療保險的,也能報銷不少呢。”盡管我知道有醫療保險,可是畢竟也是第一次住院,到底能報銷多少,心里還是沒底。出院后,我拿著單據通過公司行政部門按流程辦理了相關報銷手續。不到一個月,報銷的錢就打到了銀行卡里,前后算了一下,實際花費1000多元,我這才感到松了一口氣。

  由于住院期間不能正常飲食,我的體重減了很多。過年回家母親一下就看了出來:“你怎么一下瘦了這么多?”反正都已經好好的出院了,我也就沒有隱瞞的,把住院的情況詳細告訴了父母。母親說:“出門在外把自己照顧好!住院花了不少錢吧,現在看病都貴的很,這次回北京給你帶一點錢,在外面不要讓錢難住了。”我搖了搖頭說:“不用了,媽。我跟你們一樣,也有醫療保險,公司都給正常繳費,這次住院報銷完以后,實際花了1000多元,我自己還是能負擔的起的,你就放心吧。”母親說:“醫保確實減輕了不少看病的負擔,我們平常吃的常規藥,都是直接用拿醫保卡里的錢買了。你這在外地,我們也照顧不了,有這個醫保,也算是一份保障,你也能心安的工作、生活。”

  我心安處即故鄉。這一份不愁疾病帶來經濟困擾的心安,不正是我們面對生活無常的小確幸嗎?

  古城公園里舞聲、歌聲、呼喊聲交織而成的這支生活交響曲還在繼續著。而在回溯人生中那些值得回憶的小確幸后,此刻的我更加清晰的確信:改革開放四十年,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正是她的偉大,才成就了我們身邊那些樸素而珍貴的小確幸!

責任編輯:趙乘鋒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 斯诺克雪缘园比分 大连热电股票 生肖时时彩 35选7开奖结果 欧美a片拍摄现场 云南11选5开奖号 500万彩票网电脑版比分 小仓优子 酒店特殊服务经历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36选7规则 酒店一条龙服务是指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与纳斯达克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酒店陪酒女什么性质 足彩进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