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CURRENT AFFAIRS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 / 正文
見證·逐夢·歷練——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

  成長階段一:懵懂期經歷的社會蛻變

  6歲的時候,村里的夜降臨得很晚。記憶里每日的7點鐘,驕陽才會開始傾斜,蟬鳴聲堅定響亮,濃烈的植物氣息隨著簌簌搖晃的風飄蕩。我一路小跑到佇立在村頭的信用社,像往常一樣利索地推開側門,開啟陪伴爺爺加班的夜晚。

  那段時間,恐怖陰森的竹林被紡織廠和編織廠替代,原本在家煮飯聊天搓麻將的阿姨們都陸陸續續來到這里上班。她們有的站在機器前布置著紗線,機器轟隆轟隆的運行聲拉扯不了她們的速度,有的阿姨熟練地踏著縫紉機,雪白的編織袋就從她們手中一個接一個地飛奔而去,有的阿姨拿著剪刀,飛快地剪下每個編織袋的連接線頭并將袋子疊成一個個整齊的小山丘。

  而這些高低相間的白色小山丘,就是孩子們玩樂的天堂了:躲在中間捉迷藏,傾斜著滑滑梯,蹦床……這些游樂場里的高級設施,被孩子們用堆疊的編織袋打造出來,直到運貨的卡車開來,把疊好的編織袋都運走,清空了場地,孩子們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但是第二天,阿姨們妙手生花,白色小山丘又會一座一座冒出來,就像雨后春筍般勢不可擋。

  村里的經濟也像這雨后春筍一樣發展,人們不再游手好閑,見面時談論的主題由搓麻將贏了多少錢變成今天到手的計件工資有多少,笑容充實而滿足,未來變得掌握在自己手中般可以預見的美好。

  爺爺也更加忙碌了。村子里的人在信用社里進進出出,原本清一色的布鞋腳步聲,夾雜了皮鞋的嗒嗒嗒。爺爺邊點鈔,邊打算盤,還有條不紊地記帳。前來存款的村民都愛選擇爺爺的窗口,但從來無需排長隊等待——只見爺爺熟練地用左手手指固定好鈔票,右手四指如飛,一次四張,沒兩分鐘便處理完畢,看得存款者目瞪口呆。

  在爺爺加班的時間里,我便坐在柜臺前,看爺爺把算珠撥得“吧嗒、吧嗒”響,就像流暢的鞭炮聲,響著人們心里歡快的節奏。爺爺并不把加班看作枯燥的事情,反而樂在其中,工作完成后還揣度算盤,練著花式點鈔、單指點鈔等點鈔技能,有時還喃喃自語,想著怎樣提升速度和準確度,讓前來存款的村民節省時間。在我的印象里,爺爺的算盤已經被手指打磨得退去光澤,滿是歲月斑駁的痕跡,但他仍然愛不釋手,直至退休,也舍不得丟下陪伴他數十載光陰的“老搭檔”,帶回家中似古董般收藏。

  那是屬于20世紀90年代的蛻變和記憶,村里的工廠蒸蒸日上,私人汽車、電視、BP傳呼機……一切新鮮的事物都來得轟轟烈烈。爺爺作為一名金融從業者,不僅經歷著這一切,更見證著村民們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財富積累的一點一滴。爺爺的工作效率被眾人稱道時,他還謙虛著:多虧我大孫女的監督哩。

  那陪伴爺爺加班的夜晚,就像有一株名為奮斗的綠蘿,種植在我的童年深處,不斷生根發芽,在我往后的生命里舒展莖蔓纏繞而上。

  成長階段二:青春期感受的逐夢力量

  我上高中的時候,我的母親在街上推銷保險。

  我的母親不是那種能在冬日溫暖的陽光下,愜意地織著毛線衣的女人。那個時候,小鎮里的人壽保險行業才剛剛起步,人們對人壽保險的認識不足,甚至通過電視劇里個別情節對保險產生厭惡。但在我的現實中,母親卻擁有了它。她曾經細白的肌膚,被烈日或是大風奪走,留下的是干燥的,沒有光彩的皮膚。

  對于她的奔波,在開始時我是不以為意的。然而我并不能以一種輕松或調侃的態度面對母親那張迅速衰老的臉。三個月的試驗期,對母親來說不算短。而我則像一個無動于衷的旁觀者,沒有內心的起伏。但母親并沒有放棄,她繼續奔波著。

  在我的印象里,我總是不斷地以另一種方式犯這種令人羞愧的錯誤。她在夏天烈日炙烤的午后揮汗如雨,在冬日寒風凌冽的傍晚快步疾行,我對母親的不支持,甚至不理睬,那些在往日不經意說出的話,像悶雷,隆隆地從我的腦海里滾過。

  我的母親,始終堅信當改革開放的浪潮涌向這個小鎮時,她看到的機遇。她相信她對保險的解說、對客戶的負責,能夠改變這個小鎮對保險這個“新興事物”的看法。她更相信她的行動能夠觸動我,就像風引導候鳥的運動,包括遷徒。

  保險是母親的職業,她不放棄。而她也會在這個日新月異的世界里給我以驚喜。當我高中畢業時,母親已是保險業的成功人士了,作為保險公司的精英講師,她時常帶給他人信任與支持。曾經的風霜,也許不算什么,那些心酸與努力,因為逐夢變成前行的力量。

  多年后,小鎮里的人壽保險得到了普及,越來越多的人出于投資、保障等等原因購買了保險,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母親的行列。或許,只有站在某一個可以回旋的地方回望時,才往往詫異于那些彎曲的航線,在一些出其不意的地方埋伏著一腔剛勇。

  成長階段三:歷練期觸碰的開放榮光

  三年前,有幸進入家鄉的基層人民銀行工作,從此,“央行”的神秘面紗緩緩揭下,原來我邂逅的,是一個獨立、自信又親切的“央媽”。

  剛入職外管,從名錄登記、國際收支核查等基礎性工作入手,在業務中逐漸熟悉把握外管政策。在這個僅有四人的股室里,每人都是全能型業務骨干,思維跨度與前沿外匯法規信手拈來。在這里,真真切切地接觸到個人留學、出境旅游、ODI/FDI等跨境資金往來,改革開放的成果是顯而易見的,它散發著難以掩飾的榮光。

  感觸最深的是,在一個炙熱的中午,一位50出頭的女子來到外管大廳,來不及擦拭汗水,焦急地詢問外貿企業名錄登記事項。在幾番交談中,我得知她只是個體工商戶,并沒有營業執照,無法直接進行名錄登記。她擦著汗水,帶著哭腔說,有什么辦法能讓我收進貨款嗎?原來近五年,她與女兒一起做起了外貿生意,但由于起步時出口量較小,收匯量也小,便讓一些大的外貿公司代理了。但是隨著生意規模擴大,資金周轉較緊張,代理的企業不僅拖延打款時間,還莫名克扣費用。她們試圖通過個人外匯儲蓄賬戶的五萬美元額度結算貨款,然而該路徑的不合規性受到銀行的警示和告誡,她們只能來到外管局進行名錄登記。

  眼看最后一條退路被阻斷,女子不知所措,坐立不安起來。此時,在隔壁辦公的股長忙不迭地過來:大姐,等等,其實你來的正是時候!在股長的耐心解釋下,我們恍然大悟,近期外管局針對個體工商戶的收匯難題,正在推廣個人外匯結算賬戶,對于貨款收匯結匯無限額。更便利的是,直接前往銀行便可辦理,無需外管審批。

  女子緊張的神情終于放松下來,眼里露出久違的笑意,連聲致謝。此后,股長布置轄內銀行對個人外匯結算賬戶開展主題月宣傳,并將每月銀行開戶數納入考核加分項目,激勵措施實施第一年,轄內個體工商戶開戶數50戶,第二年,110戶,第三年,180戶!每年遞增的戶數,每年延展普及的政策紅利,這個城鎮換新的面貌如同豐收的谷物般質感醇厚、身姿舒展。

  基層央行,基層員工,與大決策和大步伐相比,我們只是執行著、觸碰著、繼續著許多小而美的事件,更在意如何將不斷更新的政策與民眾結合起來,如何追求更高普及效果與民眾情懷。

責任編輯:趙乘鋒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 对决沙龙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 辽宁麻将苹果版 广东任选11选5走 网络麻将怎么构成赌博 江西快3 足球比分推荐网站 麻将来了怎么打高底分 秒速时时彩 pk10计划人工在 如何注册网络麻将平台 快速时时彩 南昌沐足飞机 日本sm捆绑 20选5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