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CURRENT AFFAIRS
《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獲獎征文 / 正文
我與改革開放同行四十年實感

  1978年,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志,揭開了我國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序幕,那年,我還是一個天真、懵懂的少年。時光荏苒,我們六十年代后期的一代人,如今也已步入了中年。回眸與改革開放同行的這四十年歷程,我們不僅有改革開放前后的經歷和體會,還是這場新的偉大革命的見證者、參與者和受益者,深感我們這一代人真是很幸福,也很幸運。

  一、改革開放十年,于我而言更多的是感知了日新月異的變化

  在改革開放的前十年光景里,還是學生的我很少關注時事政治,當時也未曾留意到一場決定我國命運、甚至影響世界的重大變革正在中國大地有序推進。撫今追昔,在那段歲月里,給我留下最深刻記憶的就是一個“變”字,那時,我總會在不經意間,發現身邊的一些人、一些物、一些景變了,有些變化遠遠超乎我的想象,真可謂滄桑巨變。

  記得上小學那會,收音機尚未普及,而電視就更稀罕了。當時的一些瞬間、場景,至今仍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里:中午時分,隨著“擺位子啦”的叫喊聲響起,十多個少兒,有的扛著長凳,有的提著竹椅,從四面八方奔向同一個地方──“露天電影院”;晚上,無論是天氣悶熱、蚊叮蟲咬,還是寒風刺骨,總有百來號人饒有興致地在露天觀看電視節目。那時,我是多么渴望自家也能有一臺電視,哪怕是9寸的也好。大概過了兩三年,也就是改革開放后不久,電視逐漸普及,尺寸越來越大,彩電也不算稀罕物了。

  自打我懂事起,就知道買米、布、油、肉等等商品皆需“憑票購買”,當時的票證,如同鎖在商品上的枷鎖,給那個商品供應極為匱乏年代留下鮮明烙印。記得小時候,我很樂意同媽媽一起清點各種票證,不為別的,只因好玩罷了,而在我媽眼里,這些票證勝似鈔票,擾心的是需時常打理,生怕過期失效。改革開放后,隨著商品供應越來越充裕,人們使用票證的種類也隨之減少,原先的這些寶貝漸漸地“失寵”了。我不記得,究竟是從哪年起,我們曾經隨處可見的那些票證不見了。

  曾經門可羅雀的圖書館,在改革開放初期,宛如一塊強力的磁石,吸引著無數求知似渴的年輕人,從早到晚,總是門庭若市;曾經人們熟悉的夏夜納涼場景,不多見了;曾經比比皆是的瓦房,已難見蹤影,原來孤零零的幾座樓房也被林立的高樓所淹沒……“變”的記憶,實在太多,一時難以道盡。好在改革開放版的《超級變變變》還在不斷續集,且越發精彩。

  二、改革開放二十年,我感觸頗深的是認知認同了改革開放的道路

  我畢業那年是1987年,當時還是實行包分配制度,我被分配到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從事金融監管、稽核工作。在改革開放的第二個十年里,我國金融體制改革的力度空前之大,上海又是改革的前沿之地,儼然成為“領頭羊”、“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作為一名新入行的年輕人,我有幸趕上了那趟“特快列車”,使我不僅成為那段歷史的參與者、見證者,也使我的專業技能、業務能力得以長足提高。

  也就是在這十年里,隨著我國改革開放不斷深入,諸多社會問題和矛盾日益凸顯出來,加之西方的一些價值觀不斷涌入,使社會思潮開始出現多元化傾向。在這其中,質疑、否定我國改革開放的聲音更是起伏不斷。那時,我剛踏上社會不久,人生閱歷尚淺,對各種社會思潮缺乏足夠的鑒別力,常以理想化的思維方式看待社會。面對大量工人下崗、儲蓄保值率高達兩位數、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一些官員貪腐不堪等社會現狀和問題,我也曾與許多人一樣,對我國選擇走改革開放道路的偉大歷史意義不甚理解,對我國的未來發展有過迷惘。

  當時,我處有不少老黨員。平日里,他們總愛同我說說解放前、改革開放前后發生的事情,聊聊他們的親身經歷和感想,在他們的言語間,我常能感受到他們對黨和政府的贊美之意,對生活飽含激情。在老黨員的引導下,在他們堅定的理想信念感染下,我漸漸學會了以全面客觀理性的視角來看社會熱點問題,對我們黨和改革開放的認知也上了一個新高度。參加工作四年后,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開啟了我人生中又一個新起點、新階段。

  改革開放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它與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長久以來,我常常把改革開放當做一句口號,只知皮毛,沒有真正理解其精髓。是1997年初中央電視臺播放的12集紀錄片《鄧小平》,這本集黨史教育、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教育于一體的“重要教材”,幫我理清了改革開放近二十年的發展脈絡,使我理解了改革開放的實質就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它讓我對改革開放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是改革開放二十年給中國帶來的歷史性巨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這一事實令我信服,使我對改革開放從只知一個大概提高到發自內心的認同。

  三、改革開放四十年,讓我欣慰的是在踐行承諾中與央行同成長

  從我入黨的那一刻起,我就向黨莊嚴承諾:積極工作。轉眼間二十六年過去了,回首來時路,我無怨無悔,甚感欣慰。因為,我從未忘記過自己當初的承諾,一直以“立足崗位,做好本職”為標桿,帶著一份責任與熱愛,伴隨央行同成長。

  我剛工作那會兒,人民銀行才設立稽核部門不久。當時我處人員年齡結構嚴重失衡,臨近退休的和入行沒幾年的同志居多;不少金融機構對人民銀行稽核工作不甚了解、適應,甚至還有些抵觸。在如此的外部環境和隊伍狀況下,開展稽核工作可謂舉步維艱。為了能盡快擺脫人員青黃不接的困境,領導不僅給每位新行員都指定了帶教老師,還不斷地給我們壓擔子。經過幾年的磨煉,我們這支隊伍發生了蛻變,威懾力、權威性明顯提升,成為了央行維護金融秩序的利器。1998年,人民銀行內部管理架構實施重大改革,“改編”了稽核部門。十二年,整整一個輪回,我從稚嫩漸漸走向成熟。在這段苦澀并快樂的日子里,我沒忘記:積極工作。我始終努力著,付出著,也收獲著:同事間的友情,好的職業習慣,“老法師”們的稽核方法、查賬技能,讀懂了責任……

  1999年,上海分行新增了內審處,該處以原先稽核處的人員為班底,我有幸同老領導、老同事再次合作共事。那時我已步入壯年,多年的歷練使我成為了處里的中堅力量、應該承擔起自己責任的一代人。我在內審崗位上一干,又是十二年,期間,我沒忘記:積極工作。我多次參與內審司組織擬寫的內審制度、內審方案等,以及其組織開展的多個內審項目;我是處里擔任主審最多的人;我也撰寫有關內審方面的調研文章。那些年,出差已不足為奇,有時一年里有大半年需出差;加班也成為一種自覺、一種常態,我已記不清自己有過多少次通宵趕稿了。也許,有人覺得我這樣做不值得,但我自己覺得踏實,不為別的,只因責任。

  2011年,我依依惜別曾經工作了二十四年的監督檢查崗位,調任到外匯部的綜合處工作,開啟了我職業生涯的又一征程。我努力汲取新的知識,不斷提升自己,在綜合崗位上不求轟轟烈烈,但求潤物無聲。這些年來,我們這個團隊先行先試外匯管理改革,不斷推出外匯管理創新舉措,著力探索外匯管理改革的“上海樣本”。我為自己能服務于這樣一個團隊、為其盡自己一份綿薄之力而感到欣慰。

  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我在改革開放中漸漸成長、成熟,我的國家在改革開放中不斷發展、壯大。如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進入新時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肩負新的使命,改革開放再出發。早已不再年輕的我應該以怎樣的姿態面對呢?我想,應該以“時不我待,只爭朝夕”的精神,積極工作。懷著初心,帶著憧憬,與改革開放繼續同行。

責任編輯:趙乘鋒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彩 世界杯即时指数 叶小姐南宁按摩v 日本黄色片电影播放 买股票指数买多少股好 麻将代理app 美国zozo牲交如 财富之轮 微乐龙江齐齐哈尔麻将 南昌站街女绿化带做生意 杭州沐足转让 体坛网足球即时比分 快乐8 福州沐足哪里好 足彩进球彩 呼和浩特按摩那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