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深化小微金融服務需凝聚政策合力

  經過一段時間以來各方多措并舉的持續努力,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已經取得顯著成效。銀保監會近期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35.15萬億元,其中,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0.25萬億元,較2018年初增長了2.57萬億元,增幅達到33.46%,比各項貸款增幅高14.17個百分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戶數1928萬戶,較2018年初增加660萬戶。2019年前5個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9%,較2018年一季度平均水平下降0.92個百分點。

  數據顯露的亮點不只于此。一方面,小微企業貸款呈現“量增、面擴、結構優化”的態勢。截至今年5月末,普惠小微貸款(包括單戶授信1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及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主經營型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1%,增速比上年末高5.8個百分點;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數量同比增長35.4%;普惠小微企業貸款中的信用貸款占比也在持續提高。

  另一方面,通過創新工具和產品,小微企業融資渠道也得到豐富拓展。例如,2018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推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引導專業機構通過信用風險緩釋工具、擔保增信等多種方式,重點支持暫時遇到困難,但有市場、有前景、技術有競爭力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截至2018年年末,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與金融機構創設信用風險緩釋憑證,共同支持35家民營企業發行229.2億元債務融資工具。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今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切實使中小微企業融資緊張狀況有明顯改善,綜合融資成本必須有明顯降低。今年以來,受國際國內復雜形勢影響,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然較為突出。特別是面對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這一世界性問題,更需要久久為功。

  同時,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也是一項綜合性工程,這一點伴隨著實踐的深入愈加凸顯。舉例來看,制約金融機構改善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一個重要因素便在于,目前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和企業營商環境尚不夠完善。小微企業缺信息、缺信用,而這兩者對于金融機構至關重要。只有繼續提升涵蓋金融、稅務、市場監管、社保、海關、司法等部門在內的協作水平,才能在不同層級、不同部門、不同地域間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進而改善小微企業獲得金融服務的效率和質量。

  在實踐中,困擾金融機構開展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另一重要因素,則是小微企業自身經營存在較高風險。解決這一問題同樣需要多方展開合作。例如,地方政府可以通過設立風險補償基金等專項資金,對銀行不良貸款進行分擔補償,進而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可得性。

  因此,要繼續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延續貨幣、監管、財稅“幾家抬”的總體思路,凝聚和釋放多方政策合力。

  首先,貨幣信貸政策方面仍需精準發力。近日發布的《中國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報告(2018)》顯示,需要進一步發揮貨幣政策的結構優化作用,加大貨幣政策工具創新力度,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對小微企業的精準滴灌作用,同時繼續運用定向降準、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再貸款等政策工具,提高金融業服務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能力。

  其次,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水平也需要監管層面上的引導與激勵,繼續推動完善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在貸款風險資本權重、金融資產風險分類制度中,突出對小微金融的差異化監管導向。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巡視員張金萍日前透露,銀保監會也正在研究建立普惠金融服務考核評價體系,以更加全面地評價銀行對小微金融的服務能力。

  當然,政策合力中也離不開財稅政策方面的支持。一方面,財政、稅務等部門需積極推出支持小微企業融資的減費降稅舉措,去年以來,財政、稅務等部門已經出臺多項政策措施,收到了良好效果;另一方面,在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過程中,還需要財稅部門進一步完善對小微企業貸款的風險分擔和補償機制。

  具體而言,需加快國家融資擔保基金運作,加快與省級融資擔保或再擔保公司開展合作,為市縣融資擔保公司提供再擔保;充實地方政府擔保機構資本金,切實降低或取消對政策性擔保機構的盈利要求,提高擔保放大倍數;有效整合分散在各部門的小微企業財政補貼資金,以充分發揮財政資金的杠桿撬動作用。此外,為暢通小微企業獲得金融服務的渠道,還需要包括司法、產業等在內各方攜手持續優化營商環境。

責任編輯:楊喜亭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