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文化動態CURRENT AFFAIRS
文化動態 / 正文
京劇:自古無有未散場

  京劇的有趣之處,并不只在藝術本身,更在藝術之外。

  沒有哪個流派可以獨占舞臺,京劇如此,世界亦然。

  風光一時的“同光十三絕”,如今鮮有人能叫全其名號,他們親自創立的風格,延續至今的也所剩寥寥。擁有獨到天分,唱腔“聲振屋瓦”的“霸王”金少山,曾號稱“十全大凈”,幾乎將所有花臉角色都能表演得神完氣足,然而沉迷于鴉片以至晚景凄慘,金派藝術后繼乏人。

  更迭之間,是怎樣的法則在左右著人們?天然的優勢,為何難以長盛不衰?

  經濟常識中,或許能找到答案。

  斯密曾說:某一種商品,一個經濟體的勞動生產率占絕對優勢,其生產所消耗的勞動成本絕對低于另一經濟,那么各經濟體都從事自己占有絕對優勢商品的生產,進行交換,雙方則都可通過交換得到絕對利益,整個世界也可以獲得分工的好處。

  李嘉圖卻并不同意,他指出,兩個貿易參與國,生產力水平不相等。若有一個國家,其勞動生產率在任何產品上均低于其他國家,即便處于絕對劣勢,兩個國家間進行貿易的可能性依舊存在。因為,兩國生產率之間的差距,并不在任何產品上都一樣。

  “絕對優勢”固然可貴,而“相對優勢”亦可成就一番事業。“相對優勢”原理,在楊派藝術中,竟完好地再現。

  京劇從一開始,天賦幾乎是影響演員命運的決定因素,嗓子失潤,等于結束了藝術生涯。因而,楊寶忠告別舞臺,其中痛苦難以言說;楊寶森經歷長時間倒倉,中年嗓音又變,其間伴隨了多少不眠之夜、多少次心理斗爭和暗自沉吟,不遜于一夜皓首的伍員。

  面對高手如林的梨園,楊寶森和楊寶忠幾乎沒有任何“絕對優勢”可言。

  然而,相對優勢卻并不乏陳。歷經挫折,楊寶森學會了揚長避短,懂得了就玉塑型。他用自己偏低的嗓音,練就了堅韌耐久、胸腔共鳴的長處。他竭力調動鼻音,頭腔的共鳴使用得當,效果良好。尤其是其“擻音”“疙瘩腔”“哭腔”惟妙惟肖。楊寶忠更憑借對西方音樂的深入解讀,化為高超的京胡演奏,將楊寶森的演唱襯托得天衣無縫。兄弟齊心,成就了別開生面、“十生九楊”的新藝術流派。

  楊寶森、楊寶忠兄弟的創新,不僅有相對優勢的巧用,更有著審時度勢的智慧。

  上世紀30至40年代,舞臺環境巨變,擴音設備引入,高音闊嗓的表演逐漸被細致柔美的演唱取代,音質和細節提升了審美需求。單一高調門、高音量的審美取向消失,人們期待著多種風格的表現空間。京劇創生百余年后迎來“未有之大變革”,楊派創生的時機成熟,藝術的歷史期待著一次飛躍。

  楊氏兄弟懂得規律,善用優勢,抓住了機會。然而,舞臺最根本的法則,仍舊在冥冥中積蓄著力量。

  舞臺最根本的法則,同人類世界,乃至自然界相同,是新陳代謝的必然更迭規律。影片《梅蘭芳》透露出這樣的情節:一個新興的演員或藝術流派審時度勢,攜帶著相對優勢和成長信心崛起之時,是那些舊在舞臺的“伶界大王”們無法阻擋的。

  京劇藝術有趣之處,并不只在藝術本身,仍在藝術之外。

  “做好自己的事情”,寶森、寶忠兄弟如是,梅蘭芳如是。幾十年后,當他們行將退出舞臺之時,或放低姿態,或鼓勵后學。而今,楊派、梅派演員依舊繁盛,觀眾依然喜歡著他們的藝術,懷念著他們的風采,而這,卻恰恰是舊時代“大王”們沒有弄懂的奧義。

責任編輯:李昂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彩